反腐下一步:局势和路径
2014-08-26 17:51:23
  • 0
  • 0
  • 11


读后:尽管反腐目前尚处于初级的治标阶段,尽管更艰巨的治本之路还前途未卜,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中央高层的反腐决心显露无疑,全国民众对腐败的深恶痛绝有着极为广泛的共识,并已经凝聚了必胜的信心。这一上一下两种力量的集合,就构成了下一步反腐的强大力量不可阻挡。当今中国面临的棘手问题核心是,同样强大的利益集团与地方政府传统势力的集合,这种利益结合起来的“神圣同盟”,尽管不是个有机的整体,但却有着巨大的抗拒反腐与改革深化的能量。此文对这方面的理性分析是很到位的,因此,中央高层反腐及深化改革决心的能否成功实施,关键是如何有效地与全国民众反腐的内在需求紧密地结合起来。回想三十多年前的改革开放之初,真正激发出广大民众投身改革大潮的重要举措就是,那场意义深远的真理标准大讨论。或许为打赢下一场反腐和深化改革攻坚战,来一场发动民众的反腐大讨论,借助民意反击利益集团的阻力是很有必要的。

 

(石勇文)周永康因严重违纪被立案审查形成了2012年十八大之后的一个反腐高潮。民众对中央反腐的信心空前高涨。接下来,反腐,以及中国的局势又如何变化?观望者在琢磨,迷惑者在期待答案。有这样几条轨迹:

  “拿下”周永康是反腐中相当艰难的一步,突破到了腐败的利益结构的深层,腐败力量被恐惧感攫住,必然殊死抵抗。《人民论坛》就发文提出要防“大老虎”们的联手反扑。种种迹象显示,反腐形势已到“两军对垒”的时刻;这次反腐和以前不太一样的是,它指向的是整个政治结构的重整,因为一个被腐败侵蚀的政治结构无法承担“中国梦”的历史重任。所以接下来,反腐在同时打“大老虎”和“苍蝇”上,会继续在广度和深度上掘进;同样和以前不太一样的是,反腐本身就是改革的重要一环。改革不能停,反腐当然也不会停;改革有多难,反腐就必须有多坚决。如果我们还记得执政高层的“顶层设计”,那么,接下去局势会怎样,路径是清晰的。  

  硬骨头还在后头。在一片猜测中,人民日报客户端刊发了一篇深度分析文章《周永康后中国要打好“三大战役”》,把“拿下”周永康类比于解放战争时期的“辽沈战役”。文章分析说,接下来,还要打两场战役:高效市场经济与优化分配的“平津战役”、和平崛起与生存空间的“淮海战役”。在相对宽松的舆论语境下,这篇深度分析堪称精彩,最大限度地呈现了政治分析的魅力,必须“赞”一个。如同我们可以想到的,它并不从反腐的角度看反腐,而是把反腐这一战略性举措放到执政高层的政治抱负,放到中国接下来要解决的大问题上来看待。当然,仅仅从反腐的层面上观察,如果说“拿下”周永康及其腐败利益结构是“辽沈战役”,那么,斩断各种权贵资本的腐败利益链就是“平津战役”。这场战役非常关键,不仅在于这个腐败利益链形成已经多年,异常坚固,成为阻碍中国改革的最强大力量,而且,它正是当下中国各种政治、社会、经济问题的深刻根源。这场战役到现在为止,还只是一个开始,其中的变数和上述文章所说的“需要和解”,可能性都存在。但执政高层的决心不容怀疑。

  “淮海战役”就是对引发民众不满、被腐败侵蚀的政治结构的一次浴火重生式的重构。它包括两点内容:一、在不改变权力结构的情况下,把“老虎”和“苍蝇”尽可能地清除出他们所占据的各种位置,换一批有理想、有抱负的人,这类似于反腐中的“治标”;二、用各种制度监督、约束这一政治结构中的人,使政治结构具备“防腐”效能,并能最大限度地进行政治整合,去实现党和国家的宏伟目标。这一战役同样相当艰巨,需要非凡的勇气、智慧和魄力,而且,也需要全民参与。但为了实现“中国梦”,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没有别的选择。所以,硬骨头还在后头。

  让我们牢记习近平总书记一年多以前在参观国家博物馆时的这番重要讲话:“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中华民族近代最伟大的‘中国梦’,现在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这一目标”—他强调说,“我坚信,到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年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一定能实现,到新中国成立100年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目标一定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一定能实现。”中共成立100周年是2021年,现在,这个时间只有7年;建国100周年是2049年,离现在也只有35年。在朝2021年和2049年走去时,我们身后的背景是什么呢?不应该是一个低效的权力体系、腐败“亡党亡国”的威胁、贫富差距对社会的撕裂、既有经济结构的不可持续、整个社会理念的跌落和道德的瓦解……而所有这些东西,有时候互为因果,相互恶化。所以,每向前迈出一步,岂止艰辛而已。

  就是说,执政高层在“历史的接力棒”中,既要消除政治、社会、经济风险,解决可能导致中国社会滑向“崩溃”的上述问题,又要开创性地重构一个政治体系、社会结构和经济结构。“守成”绝非执政高层的“性格”。所以,如果反腐不比以往具有更多更强的功能,如果它不是中国梦的一种战略,用7年的时间,要实现全面小康社会,胜算不会有多大。在过去的一些岁月里,改革受到既得利益集团的阻碍而迁延时日,致使存在的问题越发严重,很多人都有切身感受。同样,到2049年,中国要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没有“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也不行,而要做到这一点,同样需要运用反腐、改革等去强力推进。

  比如在现在,在房地产这个中国经济的毒瘤在市场规律中“下行”时,地方政府的“救市”比谁都积极,甚至有的地方政府还要拿财政来补贴。而这就是鼓励房地产商涨价、继续加速度地累积社会和经济风险的信号。地方政府等于成了最大的房地产商,这和让市场经济起“决定性作用”南辕北辙。这样的权力、利益结构,不是实现中国梦的力量,而是一种障碍。执政高层从一开始就是带着历史的责任感和抱负进行布局、掘进。看到这一点相当重要。对于浸淫于贪腐和不作为氛围已久的那些官员来说,往日的好时光已经到头了,也必须到头了。

  到目前为止,反腐已经打破了一些原来被认为通行的“潜规则”。周永康的“落马”证明,“不论什么人,不论其职务多高,只要触犯了党纪国法,都要受到严肃追究和严厉惩处”,“决不是一句空话”。这正是这次反腐所要起到的一个效果:用实际行动重新界定或修改某些不公开或不以成文形式出现的游戏规则。一切服从于法律,服从于党、国家、人民的利益。不仅如此,反腐还要打破两种逻辑。一种是“集体行动的逻辑”。当一个集团足够大,并且能够为其成员提供“集体物品”时,会有很多人基于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考虑,不是去为集团的生存发展做贡献,而是倾向于“搭便车”,甚至利用手中的权力去做损害集团生存发展的事情。这一“集体行动的逻辑”多年来已经坐大。打破这一逻辑正是反腐的一个目标。

  另一种逻辑是权力结构对中央意志的掣肘。在中国传统的权力结构中,很多官员总习惯于把自己认为是最高权力的“代理人”,因此最大限度地要攫取“代理人利益”,不断地消解制度、政策的正面效应和最高权力的权威。而现在,某些地方政府并不认真执行中央的政令,这些现象无疑也是存在的,而且不少。李克强总理在前段时间,就曾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严厉强调“抓落实”。他针对政令得不到落实的现象说:“说的难听点儿,这不就是尸位素餐吗?这样的庸政、懒政同样是腐败,是对国家和人民的极大不负责!”不打破这盘根错节的权力结构在自己的小算盘下对中央政令的掣肘,改革如何落地生根,带给中华民族福祉?中共成立100周年是2021年,现在,这个时间只有7年;建国100周年是2049年,离现在也只有35年。

  在朝2021年和2049年走去时,我们身后的背景是什么呢?不应该是一个低效的权力体系、腐败“亡党亡国”的威胁、贫富差距对社会的撕裂、既有经济结构的不可持续、整个社会理念的跌落和道德的瓦解……而所有这些东西,有时候互为因果,相互恶化。所以,每向前迈出一步,岂止艰辛而已。就是说,执政高层在“历史的接力棒”中,既要消除政治、社会、经济风险,解决可能导致中国社会滑向“崩溃”的上述问题,又要开创性地重构一个政治体系、社会结构和经济结构。“守成”绝非执政高层的“性格”。所以,如果反腐不比以往具有更多更强的功能,如果它不是中国梦的一种战略,用7年的时间,要实现全面小康社会,胜算不会有多大。在过去的一些岁月里,改革受到既得利益集团的阻碍而迁延时日,致使存在的问题越发严重,很多人都有切身感受。

  同样,到2049年,中国要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没有“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也不行,而要做到这一点,同样需要运用反腐、改革等去强力推进。比如在现在,在房地产这个中国经济的毒瘤在市场规律中“下行”时,地方政府的“救市”比谁都积极,甚至有的地方政府还要拿财政来补贴。而这就是鼓励房地产商涨价、继续加速度地累积社会和经济风险的信号。地方政府等于成了最大的房地产商,这和让市场经济起“决定性作用”南辕北辙。这样的权力、利益结构,不是实现中国梦的力量,而是一种障碍。执政高层从一开始就是带着历史的责任感和抱负进行布局、掘进。看到这一点相当重要。对于浸淫于贪腐和不作为氛围已久的那些官员来说,往日的好时光已经到头了,也必须到头了。

  基于以上的分析,对于反腐、改革的下一步,我们可以作出判断:反腐仍然会强力推进。如果还有“大老虎”存在的话,“打大老虎”不会结束,毕竟,反腐力量和腐败力量的较量,仍处于“短兵相接”的形势下,应警惕腐败力量暗地里的动作。当然,也不排除在形势变化中,腐败力量已不对政治权威构成挑战,这个时候,改革会更加凸显。“打苍蝇”也会同时进行。但“主战场”仍然是打“大老虎”。当以“大老虎”为利益结构核心的腐败力量对改革已构不成多大的阻碍,而“苍蝇”们的阻碍凸显,反腐会作为改革落实、推进的“前锋”把目光聚焦于这个战场。它同时是对整个政治结构的一次重构。以为中央的“八项规定”、“反四风”等只是一种过场的人,误判了局势。把权力关进笼子,仍然主要靠当下“自上而下”的制度和权力设置。尤其是纪委,纪委会进一步发挥监督、惩治作用。概而言之,当下仍然是反腐的“治标”阶段。这一阶段,虽然民众的参与渠道仍然有限,但支持中央的反腐、改革仍然是民众的共同政治意志。(转自南风窗)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